乐赢棋牌


当前位置:首页 > 棋牌杂谈 >

【乐赢棋牌】lol诺克萨斯之手LOL诺克萨斯之手背

日期:11-27   阅读:100   分类:棋牌杂谈

每个人进入谒见厅以后都会首先看到诺克萨斯先皇们的王座。这是一个巨大的物件,由一整块黑曜石凿刻而成,粗糙而且棱角分明。数不清的旗帜垂在旁边,高大的立柱形成尖锐的角度,烛台上燃烧的蜡烛,一切都在将来宾的视线引向王座。它是整个空间唯一的主宰。不过王座上空无一人。自从上一任诺克萨斯统领死后一直如是。

不是死了,艾丽莎心里自省道,是被处决。

诺克萨斯没有皇帝,王座上没有暴君。不会再有了。

艾丽莎离开掘沃堡之前就有人和她讲解过帝国的新体制。

“崔法利议会,”父亲的首席参谋告诉她这个名字。“意思是三人一起,每人代表一种力量——远谋、武力和狡诈。这套设想的意义在于,单独一个人可能会因为无能、疯狂或腐化而使诺克萨斯灭亡,而三个人的话就总会有两个人能压制失控的个体。”

艾丽莎觉得这个概念很有趣,但并没有经过任何实践的检验。

大厅感觉很宽敞,足以容纳一千人谒见,但现在却空荡荡的,只有王座脚下的高台上坐着三个人影,围在一张简约的大理石桌前。

两个阴森沉默的崔法利军团战士陪同艾丽莎和哥哥走向这三人。他们的脚步在冰冷的地面上敲出尖锐的回响。正在低声讨论的三人随着掘沃堡的子嗣走到近前便停止了交谈。他们坐成一行,像三位法官一样面对着走上前来的使者。

其中两人名声在外,她认得。第三个……没人真正认识。

坐在中间,一双鹰眼目不转睛的是杰里柯·斯维因——大名鼎鼎的远谋之人,新任大统领。有的贵族仍然叫他篡位者,因为就是他将疯狂的勃朗·达克威尔拖下了王座,但没有哪个贵族敢当面说出来。他的凝视意味深长,先是压向奥拉姆,然后是艾丽莎。她强忍着不去看他外套下的左臂。据说他这条手就是在艾欧尼亚侵略战败北的时候,被那片仙灵群岛上一个用刀的妖女斩断的。

他右边坐着德莱厄斯,传奇的诺克萨斯之手,精英崔法利军团的领袖,指挥着整个帝国的军队。他是武力的实体化身; 相比于斯维因的正襟危坐,德莱厄斯则散漫地靠在椅背上,带着铠甲手套的手在椅子的木质扶手上敲着鼓点。他双臂粗壮,表情严肃。

第三个人——人们称其“无面者”,完全是个谜团。这个人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从头到脚都裹在层叠的宽大长袍里。此人还戴着一副毫无表情、目光冰冷、质地光滑的黑色面具,就连露出眼睛的小洞也有黑色丝网遮挡,完全遮蔽了此人的身份。这人的双手也没有外露,全都藏在厚重织物的袖子中。艾丽莎觉得自己在面具上隐约看到了女性特征的影子,但也可能只是光线的问题。

德莱厄斯难以察觉地抬了一下下巴, 护送他们的两名军团士兵便用披甲铁拳敲在胸甲上行了军礼,后撤六步,把艾丽莎和她的哥哥单独留在了崔法利议会面前。

“请坐,”斯维因一边说,一边示意自己对面的两把椅子。

“我还是站着吧,统领大人。”奥拉姆回答。

“由你自便。”

这位统领大人的身上有某种不容抗拒的胁迫和强势,艾丽莎可以确定……即使他是个正在步入暮年的瘸子……

“奥拉姆·瓦尔罗坎,艾丽莎·瓦尔罗坎,掘沃堡地区长官的第三和第四位子嗣,”他继续说道。“铁刺山脉到这里山长水远。两位想必不是来寒暄的吧。”

“我此行带着父亲的封章,”奥拉姆开口说。“以我父亲的名义交涉。”“那就快说吧,”德莱厄斯的声音就像是黑狼在警告敌人时的低吼。“不用礼数。这里是诺克萨斯,不是什么贵族宫廷。”

他的口音粗糙土气,并不像斯维因那样有教养。庶民的口音。艾丽莎几乎可以听见她哥哥的冷笑声。

“数十年来,掘沃堡始终恪尽职守,”奥拉姆开始说了起来,特意加重了自己的贵族口音,或许此时表现出高人一等并不明智。“我们的黄金供养着帝国的征战讨伐。我们的钢铁保护并武装了帝国的战团。也包括崔法利军团。”

德莱厄斯不为所动:“铁刺矿石能造出最好的护甲。我不会给崔法利军团配发别的东西,你们应该感到自豪。”

“我们的确,感到自豪,我的王。”艾丽莎说。

“我不是王。更不是你的王。”

斯维因微笑着举起一只手。“他的意思是,在诺克萨斯,没有人生来就比别人高贵。一个人获得地位靠的不是血脉而是功绩。”

“那是自然。”艾丽莎立刻改口,心里暗骂自己的愚蠢。

“我们像奴隶一样在大山底下的黑暗矿洞里劳作,”奥拉姆继续说。“每天我们要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被搬上巨大的货箱车队,换回空荡荡的新货箱。我们甚至都喂不饱自己的——”

“哦?是吗?”斯维因大声打断了他,提起一边眉毛。“请让我看看你的手掌。”

“什么?”奥拉姆惊讶地说。

“把手伸出来,小子。”德莱厄斯说着,上身向前探到光滑的大理石桌面上。“让我们瞧瞧你在山岭要塞地下黑暗的矿洞和灰尘中辛苦劳作的双手。”

奥拉姆抿紧了嘴,不想被牵着鼻子走。

德莱厄斯哼了一声。“一辈子没受过一天苦,这小子。她也没有。你们俩身上的茧子肯定不是因为干活儿磨出来的。”

“岂有此理,我可是……”奥拉姆开口了,但艾丽莎把手轻放在他肩膀上。他愤怒地耸了耸肩,但明智地转换了话题。“山岭的血液就要被吸干了。”这一次他的声音更有分寸。“这样的开采不可能一直持续下去,这对谁都不好——对我们不好,对诺克萨斯军队当然也不好。必须有所减免。”

“告诉我,奥拉姆·阿克汉·瓦尔罗坎,”斯维因说,“掘沃堡派出多少战士为诺克萨斯而战?大概数字。每年。”

“没派过,大人。但这并不重要。我们的人更适合在矿洞里效力,而且我们还要防守北方边境的野蛮人进攻。这是我们对诺克萨斯的主要价值。”

斯维因叹了口气。“有那么多行省、城邦和国家归附于诺克萨斯,唯独只有掘沃堡一家,不派士兵加入我们的军团。你们不为诺克萨斯流血。你们从来都没有为诺克萨斯流过一滴血。这样的减免还不够吗?”

“不够,”奥拉姆一口回绝。“我们受父亲所托前来重新商讨什一税,否则掘沃堡将不得不重新考虑自己在诺克萨斯帝国中的位置。”

房间凝固了。甚至德莱厄斯的手指都停下了敲打。

艾丽莎已经面无血色。她惊恐地看着自己的哥哥。眼下这个转折是她之前万万没有料到的,话里话外的意思让她感到天旋地转。无面者仍然平视着她,光滑的面具之下神秘莫测。

“我知道了,”斯维因终于开口。“我认为我已经了解你父亲派你们来的真正目的了,但问题是……你们了解吗?”

奥拉姆对艾丽莎点点头。“呈上去,”他命令道,眼中闪烁着愤怒。

Copyright © 2019 乐赢棋牌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