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赢棋牌


当前位置:首页 > 棋牌竞技 >

【乐赢棋牌】流刑明代流刑考一隋唐之际以徒流

日期:11-27   阅读:100   分类:棋牌竞技

传统流刑的废而不用此时已经初露端倪。为了加大社会治理的力度在洪武十八年及以后的一两年内朱元璋连续颁布了著名的四编《大诰》。为保证《大诰》的流传在《大诰》首篇即《御制大诰》的篇末朱元璋明确规定官民犯罪若持有《大诰》笞杖徒流罪名可减罪一等。值得注意的是此条《诰》文同时也规定了如果没有《大诰》还要罪加一等。但是洪武二十八年(公元年)朱元璋再提减等问题时并未提及《大诰》加等之事只规定“法司议罪各引《大诰》减等若遇恩例则通减二等”。以后“《大诰》减等”几乎成为专有名词“《大诰》加等”却罕有提及。《大诰》颁行之后以朱元璋对《大诰》的重视《大诰》减等的命令应该很快得到了遵行并应该有普遍的实施。而洪武末年对《大诰》及相关命令的重申更使《大诰》及“减等”的命令进入了祖制的范围得到遵奉。弘治年间吏部主事杨子器上疏其一条云“今内外问刑衙门宜追审犯人果有无《大诰》有者始许减等论罪不可仍前概拟为有《大诰》虚减其等。”在地方也有如下的记载:“乡之人有自官司讼回者曰某也罪流罪徒而里而年不等某也罪杖罪笞而数不等俱有《大诰》减等。问于乡之长老始知亦制也内自司寇部外而诸司但问刑者皆然。”可见《大诰》减等普遍实施的事实。

以此为前提在一些律家编录的有关法律文书中“《大诰》减等”被编成常用的“招议之式”之一。《大诰》减等的规定本适用于死罪以下的各个刑种但其间受到影响最大的却是流刑。笞、杖、徒刑本身分成五等减一等处置并不影响刑种本身的行用而流刑的情况却有不同。《大明律》规定“二死三流同为一减”即流罪三等若减一等处置则均为徒三年。这样身犯流刑的罪犯如果收有《大诰》罪减一等则均按徒三年处置。“《大诰》减等”本来是一个相对偶然的历史产物在明代却成为传统流刑废而不用的重要契机。但明代传统流刑废而不用彻底实现的决定性因素却在洪武三十年的赎罪条例。洪武三十年(公元年)太祖命六部、都察院等官议定赎罪事例。《实录》记载结果如下:“凡内外官吏犯笞杖者记过徒流、迁徙者以俸赎之三犯罪之如律。杂犯死罪者自备车牛运米输边本身就彼为军。民有犯徒流、迁徙者发充递运水夫”。太祖对三十年的赎罪条例极为重视。在洪武三十年《大明律》最后定稿颁布之序中称“其递年一切榜文禁例尽行革去今后法司只依《律》与《大诰》议罪杂犯死罪并徒流迁徙笞杖等刑悉照今定赎罪条例科断。”这成为明代以罚役与纳赎为主要形式的赎例发展的根据。传统徒刑的实施方式本以煎盐、炒铁为主徒役相对劳苦。

而在洪武三十年的赎刑条例中则以发充递运水夫的方式代替了传统徒刑的实施。洪武元年天下普设递运所起初专司递运官物以后逐渐增加了诸如递发囚犯配合驿站迎送使客等任务其中的递运人夫以签发民夫为主然在洪武初时已经有发罪犯充当的记载。递运人夫一般在本省当差也有在邻省服役。比较煎盐炒铁发充递运水夫的劳役负担相对较轻所以发充递运水夫以赎的名义出现是以罚役形式出现的“赎”。流罪人犯基于罚役形式的赎以发充递运水夫的方式处置传统流刑以流远为惩治重心的特征丧失无疑。另一方面洪武三十年的赎罪事例中也涉及了以财物赎罪的方式即官员或有财力的人家犯罪之后以输纳钱钞、粮米赎罪的方式又可称为纳赎。洪武三十年的赎罪条例规定纳赎只适用于初犯的官吏但是洪武以来纳赎赎及普遍的徒流之罪的命令也经常发布。以此为基点永乐以后的纳赎得到迅速的发展。普通的流罪犯人只要财力许可均有赎免流刑的机会:纳赎与罚役一样成为传统流刑废而不用的主要途径。在以上一般情况以外针对部分特殊人的传统流刑从一开始就废而不用。比如一部分有专业技能的人如工匠乐户、钦天监天文生等在《大明律》中就规定如果身犯流罪在决杖一百之外则或留住拘役四年或收赎并不实发。基于明代军民分籍而治的特征军官军人的流刑在实施中也早已废弃了传统性。

《大明律名例》“军官军人犯罪免徒流”条规定“凡军官军人犯罪律该徒流者各决杖一百徒五等皆发二千里内卫分充军流三等照依地里远近发各卫充军。”这说明军官军人的徒流罪名按照《大明律》议定实际的发落却是根据军官军人的特殊身份作了调整。高举对此有解释他认为“军官免徒流者优其前绩亦冀其后功也。军人免徒流者悯其劳役亦实其行伍也。”言下之意对于军官这是优军的一种体现对于军人则有保持行伍充实的目的。因为明代实行的是军户世袭制自从明初军户的数目确定以后终明一代不再改变因此兵源是有限的行伍的充实需要保证军人的徒流罪只能在军伍之内以充军的方式科断发落。军官军人流罪的发落与传统流刑的实施相去甚远。弘治初年大臣丘濬向皇帝进呈所撰《大学衍义补》一书其中谈及本朝流刑的实施即称“所谓流刑率从宽减以为徒真用以流者盖无几也。”清修明史关于明代的流刑撰者也指出明代“犯流罪者无不减至徒罪矣。故三流常设而不用。”对于明代传统流刑的废而不用这是最好的概括:明代传统流刑废而不用主要通过“宽”、“减”的形式得以实现“减”是指《大诰》减等三流减等均为徒“宽”是指赎例以罚役赎免三流以发充递运水夫的徒役形式得到发落以纳赎赎免在交纳一定的钱粮米谷之后三流均可免于实施。

这样的格局在洪武一朝已经基本定型此后一直行用。但值得指出的是传统流刑的废而不用主要是在实犯流刑的领域从史料的记载来看死罪犯人缘坐人口流刑的实施基本仍维持了传统的面貌。《大明律》各条文中本犯死罪家口(主要以妻子为主)以流处置的仅限于《吏律》“交结近侍官员”《刑律》“谋叛”、“杀一家三人”、“採生拆割人”等四条。嘉靖年间为收复河套事宜贵为内阁首辅的夏言被处以极刑妻流广西陕西总督曾铣以“交结近侍”律斩“妻子流二千里”崇祯年间守辽名将袁崇焕以“谋叛”罪被磔于市“兄弟妻子流三千里”。在本犯罪名和缘坐事项确定之后具体人口及流所则由地方官府核实定拟逐级上报而定。在流所的确定中流刑三等的距离得到遵奉。关于袁崇焕家口的流所在广州地方转申上级的文书中有“其流徙地方据县拟湖广沅州、江西南康二处以明旨二千之限相合”这样的行文显然是把“流二千里”作为确定流所的标准的。终明一代针对缘坐人口的流刑未见赎免、减等发落的记载明代流刑在这一领域得到较为传统的实施。当然相对实犯流刑而言这部分流刑人口少实施的规模也小在明代流刑中占据的地位也是次要的。三、传统流刑的废而不用是指流刑不以传统的流远的方式进行处置这并不意味着流刑这一刑等的缺失。

Copyright © 2019 乐赢棋牌 版权所有